发不出工资!大韩棋协年亏损近百万 会长谎话连篇

作者:原文来自:oro编译:顾瑶文章来源:球队直播网发布日期:2020-04-09 02:19:32

大韩围棋协会现任会长

大韩围棋协会陷入财政危机。据悉,协会在2020年3月未能准时在工资发放日支付工资,拖欠一周后,只给了每位员工100万韩元(约5796人民币。这是大韩围棋协会诞生15年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

2019年申尚哲辞任大韩围棋协会会长,尹秀路在2月举行的补缺选举中当选成为第6任会长。虽然他以“不用担心金钱的协会”、“沟通的协会”为竞选纲领当选,但就任一年后,却让大韩围棋协会陷入无法正常支付员工工资的状况。

记者采访了因财政恶化而无法支付3月工资的大韩围棋协会。尹秀路体制施行的1年后,大韩围棋协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据悉,大韩围棋协共有12名员工(包含5个合同工),因它所处大韩体育协会旗下,所以大韩体育协会为其支付80%的工资作为支援。剩下的20%则由大韩围棋协会自己负担。因为大韩围棋协会没有财政项目很难自立,所以大部分工资只能依靠会长负担,但从没有出现过发放工资困难的问题。拥有15年历史的协会至今还没有财务独立,政府支援金一年就超过16亿韩元(约927.4万人民币)的这个体育团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深陷亏损泥潭。

大韩围棋协会的前世今生

韩国围棋界有两翼,为韩国棋院和大韩围棋协会。韩国棋院的主要业务是办职业比赛和培养棋手,大韩围棋协会则把扩大围棋人口和培养爱好者作为重点。韩国棋院为推进围棋的运动项目化,于2005年设立了大韩围棋协会。2009年大韩体育会正式认可大韩围棋协会为正规加盟团体。2014年,围棋项目正式进入韩国全运会。2019年,围棋项目被加入全运会打分项目,不再是表演赛。

助长财政破产的不良经营

尹秀路当选

大韩围棋协会因拖欠工资而暴露出财政危机,这些事态发展的根源都来自于一年前的协会选举。随着新执行部的成立,组织问题初露端倪。

基层实务人力不足,而事务处长有2名。在申尚哲会长任期内被罢免的沈宇相复职后,坚持要继续担任事务处长一职,但该位置上已有朴钟武,最后造就了双处长的局面。

一开始就未能解决人事混乱的问题,是导致财政困难的一个因素。在2019年的清算资料中,赤字的最大部分便是处长级别的工资支出(约1.3亿韩元,大概为75.4万人民币)。

小作坊式的经营,让协会的财政急剧恶化。尹会长在选举时承诺的“不用担心钱”的协会反而成了“很担心钱”协会。

今年的例会上,协会部分董事强烈指责资产规模骤减、当期损失额的产生等。从2019年年度清算资料来看,大韩围棋协会总资产大幅度缩水,2018年末的2亿1千万韩元(约121.7万人民币)到2019年末骤减为7700万(约44.6万人民币)。2018年净利润约为1.4亿韩元(约81.1万人民币),而2019年变为负1.6亿韩元(约92.7万人民币)。值得一提的是,前任会长申尚哲时期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还将负债转为盈利经营。

报告出来后,理事会多数成员立即要求“全面改进预算管理系统”。对此,尹秀路会长表示:“其中包含了为扩大事业而进行的投资性支出,是正常运营。损失部分将由会长代缴。”

一些高管表示:“随着新执行部的成立,以前的管理体系完全消失。现在的执行部经常无视事项需要理事会批准,而自行决定。”

尹秀路会长的“3亿韩元”捐款承诺去了哪里?

选举宣言

据说,要想维持目前协会的职员人数,每月需要3千万韩元(约17.4万人民币)左右的资金。也就是说,为了保证协会的正常运营,会长和执行部每年至少要筹集3亿韩元左右(约173.9万人民币)。

在会长选举中,尹秀路承诺将每年捐赠3亿韩元(约173.9万人民币),这是击败其他候选人最重要的一条宣言。另外他还在竞选海报上用“不用担心钱的大韩围棋协会”的字句宣传自己。在新年采访中提到的3亿韩元的赤字,当初是本人要承担的。但协会事务处长沈宇相对此表示:“实际上尹会长支付了约1亿2千万韩元,比赛赞助商SG集团支援了1亿5千万韩元。听到这句话的SG集团相关人士斩钉截铁地说:“SG集团给的钱与尹秀路会长的捐款承诺毫无关系。”

标签: 韩元 围棋 财政危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