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州的高尔夫:新冠病毒禁足前的最后狂欢

作者:小风文章来源:球队直播网发布日期:2020-03-26 01:55:06

北京时间3月25日,通常情况下,相当拥堵的405号高速公路,现在却完全没有障碍,两侧7条车道几乎空着。从家开过去从没有这么快,可是要在牧场公园高尔夫球场(Rancho Park)找一个停车位,却同以往一样困难。

牧场公园,当地人亲切地叫它“牧场”,所有权属于洛杉矶市政府,是一座顶级的公众球场。它曾经17次承办洛杉矶公开赛(现在的捷恩斯邀请赛),分别是1956年到1967年,1969年到1972年以及1983年,可以说历史源远流长。

阿诺-帕尔默在牧场赢过三次,另外查理-斯福德(Charlie Sifford)和比利-加斯波尔(Billy Casper)也取得过胜利。在这里,尼克劳斯获得了他第一张美巡赛支票——1962年,21岁的他并列位于第50位,赚到33.33美元。三届在这里举办的LPGA比赛,南希-洛佩兹(Nancy Lopez)赢得了其中两届。

许多时候,牧场都是美国最忙碌的公众球场,一年通常会接待10多万轮球。星期五下午,情况没有改变。也许听上去很奇怪,因为前一天,洛杉矶市长和加利福尼亚州长才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发布了在家避疫的法令。

也许这是为什么它很忙碌的原因。高尔夫球友们认识到球场也许不会开太久。事实上,发球员,有点不满地评论说:今天和前天是某段时间以来最忙碌的日子。

尼克-阿德尔(Nik Adell)在窗口寻找出发时间。地上标记着6英尺的界线,向人们展示应该站在哪里,从而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这是与日常不同的地方之一。球车仍旧提供,可是一车仅限一个人。旗杆必须留在洞中不能触碰。而球场方面已经收走了洗球器和沙耙。

尼克-阿德尔,他的太太和朋友肯被放在了等候名单上,因此他买了一张卡,这允许他未来可以在网络上优先预定。事实上,他是附近一家私人俱乐部的会员,而该俱乐部已经关门。

“高尔夫是压力释放器。我在金融市场上工作……因此现在我需要压力释放器,” 尼克-阿德尔说,“我们必须要打球。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把球场全关了。”

与我谈话的几个人都抱着这种情绪。从放在等候名单上的其他人,到练习场练习的球友,以及在练习果岭上正在认真参加推杆竞赛的一群朋友(让我们说只有9个人,这样不至于违法)。由于高尔夫可不可以打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每个人都想尽可能地塞进来。

这些我感同身受。当我走向第一洞发球台的时候,见到了未来五个小时将一起打球的三个人——当然我们保持在可接受的距离上。我与本-诺森诺(Ben Northenor)、马特-马塞多(Matt Macedo)和亚当-佐查(Adam Zoucha)一样,都在想这或许是几个月中我们的最后一轮球。

本-诺森诺,41岁,因为好莱坞停摆,其在热门节目《王朝》(Dynasty)中的编辑工作也停了。他是在过去18个月才发现高尔夫的,可是按照他的说法,一下子就着迷了。当听到停工消息之后,他立即出来,与7岁儿子一起打高尔夫,自此之后,一直尽情地玩。

“很难用言语表达,可是这项运动有治疗作用,在这样的时期更有必要,” 本-诺森诺在第一洞没有沙耙的球道沙坑中保一个很棒的帕之后说。

“高尔夫帮助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作为一个编辑,制片人站在你的后边压力真是大。努力推入一个5英尺的推杆赢下一个洞,或者抓到小鸟,保帕,你从中得到了娱乐。

“我们在日常的生活中寻求完美,可是高尔夫提醒你应该享受过程,而不是,或者说终点不那么重要。你在道路上会遇到无数艰难险阻,可是一个人绝不能放弃。”

30岁的马特-马塞多和亚当-佐查是大学时期的朋友,他们也是在另外一座球场关门之后跌跌撞撞来到牧场的。亚当-佐查计划6月6日结婚……地点是意大利。他承认可能改变场地,可是也有一个小小的希望,婚礼延期。

亚当-佐查的差点为双位数,可是很善于使用Scotty Cameron推杆。这是未婚妻送给他的礼物。一轮球中,我借了他的推杆用,因为我不凑巧将自己的泰勒梅蜘蛛推杆忘在艾弗里家庭迷你球场(Everill family)了,现在不得不用挖起杆推球。当然此时此刻,分享并不是关爱。

“我希望这个球场继续营业。这让人们有一个排气口,同时保持警惕和社交距离,” 亚当-佐查说,“取消结婚旅行很糟糕,可是与其他人经历的事情相比真没有什么。我同情那些直接感染的人。”

即便我不提问,新冠病毒的话题也绕不过去。我们四个人都花了一些额外的时间讲一些让我们发笑的故事,当然也善意地打趣对方打薄,打厚,打剃头,打相克的球。可是我们也都不惜赞美之词表扬那些很棒的球,也是这样的球让每个人一辈子都想打高尔夫。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指出应该去看一看18号洞,五杆洞的那块著名牌匾。这是为纪念1961年洛杉矶公开赛,阿诺-帕尔默在这个洞打出12杆树立的。值得注意的是,两年之后,阿诺-帕尔默在这里赢得了他三个冠军中的第一个。匾额1963年树立,当时阿诺-帕尔默在场,旨在“激励所有高尔夫球手不要放弃”。后来这个匾额重新制作了,包括了阿诺-帕尔默的一句话:

“高尔夫看似简单,却无穷无尽的复杂。它让灵魂满足,让心智沮丧。一方面让你颇有收获,一方面却让你抓狂。它毫无疑问是人类发明的最伟大运动。”

在球打完分道扬镳之前,我们四个人都同意高尔夫本身让人振奋,现在尤胜以前。我们希望牧场开业的时间更长一点,从而在这个不确定的时期给人疗伤。

哎呀,周末传来了一条坏消息,洛杉矶的所有公众球场都关门了。可是我期待有一天重新回到牧场去,也许还可以同我的新高尔夫伙伴亚当、马特和本打上一轮。

本文作者吉姆-麦凯布(Jim McCabe),翻译小风

标签: 高尔夫 加利福尼亚 疫情

分享按钮